手机真钱老虎机

企业文化
首页>专项工作>企业文化
油渣包子
来源:凤山供电公司       作者: 陈聿时间:2018-09-13

数年前的黑心油事件闹得沸沸扬扬,让民众对食品安全产生恐慌,也让我记忆深处的儿时美味──油渣包子浮上心头。

在生活普遍清贫、物资匮乏的年代,乡下地方除了一些小小的店铺供应有限的物品外,生活中的一切所需都得自己来。每一家都生养众多、每一户皆食指浩繁,妈妈们得想尽办法,才能喂饱全家。那个年代,没吃过花生油,也没听过橄榄油,家家户户厨房必备的油品,是自己动手炸的猪油。

还记得母亲每月都会炸一次猪油,她会在前一天先跟肉摊预订猪板油。炸油当日将猪板油拎回家,母亲会边切块边欣赏地说:“嗯,这猪油板很新鲜!很漂亮!”手起刀落,不一会儿,砧板上就堆满一小块一小块晶莹剔透、柔嫩雪白的猪油丁。当黑漆漆的大铁锅冒出白烟,母亲身手利落地将猪油丁唰地倒入锅中,“噗哧、噗哧”的声音伴随着空气中浓厚的油香味,我总是被吸引到灶炉旁盯着锅子瞧,直到白白胖胖的猪油丁像减肥似地逐渐变成干瘪酥脆的金黄色,整个炼制过程才算告一段落。

稍微放凉后,母亲会把猪油倒入褐色小瓮中存放,而我在意的是沥干了油脂的油渣,总爱趁母亲不注意时偷抓一把,享受那酥脆爽口的滋味!

只靠父亲的一份薪水要养活一家六口,这造就了母亲什么东西都要充分利用的习惯。早上炸猪油,下午发面团,晚餐就是香喷喷的油渣包子。

说起油渣包子可是一点也不稀奇,但在买不起肉包也吃不起豆沙包的穷人家,油渣滓馅是我童年包子口味中唯一的馅料。说穿了就只是油渣滓加上少许的红砂糖拌一拌,但却是母亲为了满足孩子吃甜食欲望的爱。

为了能多包一些包子,母亲总是谨慎地只放入一小匙馅料,所以在享受包子的美味时,我常依依不捨地慢慢把外围的面皮剥下来吃,直到只剩中间带着馅料的那一块,最后才怀着朝圣般的心情,庄严地咀嚼下甜腻油香的滋味。

这是我童年生活中仅有的甜点,比不上现今琳琅满目、争奇斗艳的西式点心,但在那外表朴实无华,隽永滋味中隐藏着特殊的意义──它代表了那时代一个母亲的创意与巧思。